用户名  密码    忘记密码?
您现在的位置: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桂林论坛 酸辣桂林 → 二十年冤屈 二十...
本版版主:apple啃一口
社区广播站:
  推荐:
  标题: 二十年冤屈 二十年抗争 ----韦生亮《六无冤案》申诉的艰难历程 (您是本帖第167个阅读者|本帖回复: 1)
桂中草民的头像
头衔:注册会员
绿豆:50 黄豆:0
经验:34
主帖:12回帖:16
注册时间:2018-05-23
来自:


  回复  引用 悄悄话 评价  收藏  看楼主  [更多功能] 发表于 2018-05-23 19:47 第1楼  
打印|帮助|
  1998年9月23日,荔浦县人民法院以强奸罪、奸淫幼女罪判处韦生亮有期徒刑十三年,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韦生亮不服向桂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上诉,同年10月27日桂林地区中院未开庭就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韦生亮丧失申辩的机会,随后韦生亮被押送桂中监狱服刑,由此也开始了漫长的申诉之路。  荔浦县人民法院(1998)荔刑初字第90号刑事判决书认定“一九九七年八月的一天早上,被告人韦生亮的侄女赵×(生于一九八六年七月三日)从家里到学校上学,途经木代楼梯冲口时,被被告人韦生亮遇见,被告人韦生亮趁四周无人,将赵×拖至竹林进行奸淫,奸后威吓赵×不许讲给家人听。事隔半月左右的一天,赵×去被告韦生亮家玩,被告人韦生亮乘家中无其它人,在其堂屋又一次对赵×进行奸淫。”,“一九九七年农历十二月初的一天晚上,被告人韦生亮见其弟媳何××从其叔父家要猪肉返回家至舒发元屋后时,被被告人韦生亮追撵至自己家附近,被告人将何抓住,何挣脱,并边跑边喊,到家后将情况告诉自己的家公赵有升。同年农历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晚上,被告人韦生亮的弟媳何××从外面回家,走到舒发元家附近,突然被被告人韦生亮拦住,并拉住其手,提出要与何××睡觉,遭何反抗,被告人韦生亮即拿柴刀架在何的脖子上威胁,随后将何××拖到山上强奸。”韦生亮对以上犯罪行为给予否认,坚称自1996年起自己已搬迁到花篢街居住,自家房屋因漏水不能居住,老房长期锁着,爱人则住在学校校舍。八月份是暑假,赵×去上学不符合常理,且自已1997年8月5日从花篢街去蒲芦乡政府办事,被蒲芦派出所关押并动刑罚,索要二千元,后又降至一千元、五百元,韦生亮对派出所这一非法行为坚决抵制,关了五天,后蒲芦中学潘老师说破财消灾帮交了三百元(无收据)于8月9号才放出来,当天就返回花篢街,而当月却被污陷奸幼两次。1997年农历12月从初一到二十二韦生亮称都在花篢街、双江街、龙坪街三地轮流摆卖草药,有多人为此作证,到小年夜即二十三才回木代学校与家人团圆过年,无作案时间。  韦生亮在历次的申诉状中这样描述:“1998年2月15日,我原妻韦某兰去蒲芦挑课本返回木代学校时,被同屯何某兰(何某芳母亲)无故殴打,3月17日、4月17日我两次到蒲芦派出所要求惩处何某兰。4月21日我去帮妹夫伍芬旺插秧,何某兰之子李某刚(何某芳之弟)为阻止我继续上告带领3人手持木棒冲到田边将我打成重伤,4月23日我被抬到荔浦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。5月12日我伤未痊愈就出院到蒲芦派出所想办理赔偿手续,蒲芦派出所将我关押起来。当时既不问话也不讲明关押理由。后以我强奸赵X、何XX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”   韦生亮称此为“六无冤案”(1.无报案,因98年3月17日和4月17日两次到蒲芦派出所要求惩处何某兰,派出所都不提此事;2.无作案时间,97年8月和97年农历十二月都不在木代屯;3.无证人证言,在警方对10人的问话笔录中,无一人证实韦生亮对何某芳、赵某有过强奸行为;4.无证据,既无DNA鉴定也无其他物证,就连何某芳所说的唯一作案凶器“柴刀”也无踪影;5.无口供,韦生亮在荔浦看守所被关押4个多月,警方无人问话,不知身犯何罪被关,因为是捏造的事实,虚构的情节,自然不敢与韦生亮正面交锋,只能采取封锁消息,秘而不宣,本人、家人、律师都不知犯什么罪,直到开庭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才知犯强奸罪;6.无开除党籍就投监服刑,韦生亮197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入狱时是中共正式党员,坐牢一年多了,蒲芦乡党委才到桂中监狱办理开除党籍手续,韦生亮坚称是冤案拒绝签字,是吴警官代签).从一审至今有三位律师替韦生亮作了辩护,都称此案证据不足,其中许多疑点在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,一、二审法院作出了判决、裁定犹为不妥。荔浦县人民医院1998年5月15日为赵×作的检查“…处女膜3点陈旧性破裂,9点轻度破裂…”不能证明此破裂是韦生亮所为,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,是否人为破裂、运动破裂或他人奸淫造成没有合理排除。在所有的17份证据中能直接证明韦生亮强奸的证据只有何某芳、赵×两人的陈述,且两人的笔录描述时间、地点、经过不清楚,前后矛盾,“孤证不能成立”。  2017年9月16日,韦生亮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申诉,要求与何某芳、赵×当庭对质,2018年2月8日第一巡回法庭电话答复:“…当庭对质应由一审法院受理…”,2018年3月20日韦生亮向荔浦县人民法院提出与何某芳、赵×当庭对质,5月8日荔浦县人民法院答复“…本院作为一审法院不具备审查处理的资格…”。据此,韦生亮于5月11日向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与何某芳、赵×当庭对质的申诉请求。  20年来韦生亮向各级法院、检察院无数次的申诉,旁人都说没用的,给你平反了,当年办理冤假错案的人都将受处理,官官相互,老百姓要扳倒法官是不可能的。但76岁的韦生亮仍然坚持申诉,渴望早日讨回清白。同时留下电话15295981509,希望社会正义之士给予法律援助。
同城信息(Icity):
桂中草民的头像
头衔:注册会员
绿豆:50 黄豆:0
经验:34
主帖:12回帖:16
注册时间:2018-05-23
来自:


  回复   编辑 引用  悄悄话   只看TA  点评此帖    0 发表于 2018-06-04 16:42 第2楼  
同城信息(Icity):
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